網頁

2012-01-08

論西藏密宗、藏傳佛教的「觀念藝術」(致教育界、藝術文化界朋友們)ver.2

〔轉貼來源〕男女雙修的廣論、藏傳佛教、西藏密宗、喇嘛教、譚崔、達賴秘密大公開



論西藏密宗、藏傳佛教的「觀念藝術」
(致教育界、藝術文化界朋友們)/文 老衲

前言:由於藏傳佛教的男女雙修觀念,已經普遍影響社會階層,其中就滲透到培育英材的教育界,以及精神崇高的藝術界而言,西藏密宗、譚崔的邪淫亂倫信仰,已經深刻影響以倫理為本的家庭結構以及社會秩序。可是相關政府機關,並未察覺到這個邪淫宗教的信仰已悄悄的在發酵,改變了我們原本以善為本的宗教觀念,取而代之的是男女雙修的邪淫亂倫思想,有鑑於此,作者就藝術界的「觀念藝術」為題,申論西藏宗教背後所隠藏的實質,並揭露譚崔瑜珈、藏傳佛教的信仰本質,以作為教育及藝術界人士之參考,以免不慎引狼入室,危害了教育、藝術界的美好形象。

首先簡單地說明什麼是「觀念藝術」?在傳統展覽的認知裏,觀眾離開實體的藝術作品時,最後留下的是有關該件作品的抽象概念。而觀念藝術家認為,如果所得之結果相同,何不拋棄實體的作品,以其它方式來呈現作者所要表達之概念。並且這種不受實體束縛的抽象觀念,在時間空間上所傳遞的範圍也較大,其存在性也較實體作品更為長久。也因此「觀念藝術」丟棄一切實體作品,以及在它上面所顯示的美感,因為美感將藝術限定在型態學的範疇內,然而觀念或意象是無法用造型來完整說明的。

簡而要之,觀念藝術拋棄了傳統藝術實體的製作,而把某些所要傳達的思想,直接的帶入藝術的創作中。然而創作的過程,經常依據下列一種或數種方式來進行。
一、 藝術作品所要傳遞的訊息不一定要有具體的物質形式。
二、文字、語言成為最基本的創作媒材。
三、人或藝術家的行為,成為主要的題材和內涵。

在觀察台灣的社會現象,我們發現大多數藝術學院所修的「西藏藝術」這門課程裡,學校師生們經常可以見到藏傳佛教的男女雙修雕像及雙修唐卡;從西藏的雕像及唐卡繪畫作品來看,其實除了色彩豐富外,在其形體的美感表達及細緻、難易度來說,都不能算得上是一件令人感動的視覺藝術作品;因此,西藏密宗的藝術品,所要傳達的正是這種所謂的「觀念藝術」;也就是透過粗劣的藝術品來傳達其背後之意涵;更進一步說,這就是西藏密宗的傳法者,在受限於當時社會輿論道德及法律邊緣的壓力下,藉以佛教或藝術的手段,暗中傳授印度教性力派男女雙修;所以西藏宗教之「觀念藝術」實踐者及傳授者,說穿了,只是印度教性力派(男女雙修)的諸多媒介之一,也就是藉由「西藏藝術」的口號,在藝術界裡淫人妻女。而在宗教界,即打著「藏傳佛教」、「即身成佛」的旗號,到處騙財騙色;因此我們經常可以聽聞到平面媒體的諸多報導,關於喇嘛仁波切以雙修的名義性侵女子,甚至性侵母女,連女童都不放過!

接下來談談什麼是「男女雙修」?男女雙修就繼承源於古印度恆河文明的「原始生殖崇拜」信仰的觀念,如是印度教性力派-生殖崇拜的思想,是以男女二根交媾之性能力,作為生命生生不息的創造力量;所以不論是「男女雙修」還是「生殖崇拜」,都是透過男女性慾的不斷擴張以及高難度的性交姿勢,作為西藏密宗、譚崔雙修之鍛練方式;因此,透過男女雙修的鍛練,彼此若能在二根交合之中(包括與自己的母姨、姐姐、女兒、畜牲、鬼神...都可以作為雙修的對象),長時間性高潮不退亦能不洩精者,即是譚崔、藏傳佛教之男女雙修所要追求的終極目標,完全不是正統佛教教主 釋迦牟尼佛所傳之法,所以正統的佛教將其歸類為「附佛外道」之一,研究西藏及印度的史學家,也將此印度佛教晚期,被印度教性力派外道所滲透的時期稱作「怛特羅」(tantra)佛教,以區別正統佛教 。

「tantra」字源本義與「性」有關,中文翻譯成怛特羅(tan-t-ra)或是「譚崔」(tantric為tantra的形容詞),只是發音略有不同,但字源卻是完全相同,其所「修行」之內涵亦完全相同;前者是一種理論,而後者是其實踐。「怛特羅」義譯為「續」(取其相續不斷之義)。它原是印度教思想的一種,宣稱直接來自濕婆或性力女神,在師徒間秘密傳授。後來這個性交方法滲入印度佛教中,這個名詞就被印度密教採用,取代原先正統佛教依於「修多羅」(sutra義譯為「經典」)內的三乘菩提(佛菩提、緣覺菩提、聲聞菩提)內容;從此時開始,密教不再用佛經,而改用怛特羅思想作為他們傳承的教典名稱(密續),釋迦牟尼佛的三乘菩提之行門、內容與果證,全都被密教廢棄不修,也代表了佛法已全面被外道法所取代了,然後回教軍隊攻進印度滅了這個全面外道化的假佛教。

再者,歐美嬉皮風潮後,西方盛行「譚崔」這個名詞,其義亦為生殖、繁衍不絕;滅亡佛教的印度密教,與印度教內「性力派」,二者吸收了相同來源的思想與實踐,認為人體最大的創造性能源可表現在性欲,經由男女的性交可激發人類靈魂與肉體的能源,與宇宙靈魂的大能合流,達到一種最高的精神境界。因此他們把「性交」發展為一種宗教儀式,或是一種靈修體驗;近代隨著印度教士傳入西方,只是西方人不喜密宗那些繁雜的灌頂儀式、持咒、手印…等,直接就真槍實彈上床修練「男女同時高潮而不洩精術」。不可諱言,20世紀後半期,隨著達賴喇嘛流亡印度期間,藏傳佛教為求生存,不得不努力向歐美地區弘傳,西方人士也漸漸比對出來:藏傳佛教與印度教性力派,兩者源頭一樣、理論一般、方法相同,造成社會問題的後遺症也一樣,遂也會同樣發現「西藏佛教」是冒牌佛教,等同於印度教的譚崔瑜珈。筆者為杜悠悠眾口,進一步求證於佛教經典,發現釋迦牟尼佛陀在二千多年前,早已告誡出家人不得作男女交合雙身像。證據例舉如下:

一、《十誦律》卷50:「有五種施無福:施女人、施戲具、施畫男女合像、施酒、施非法語,是名五無福施。」

略釋:佛說有五種布施是沒有福報可言的。一、布施女人供人淫欲、買春或供養布施女性身體以修「雙身法」之用。二、布施遊戲嬉戲之器具。三、布施男女交合的畫像或雕像。四、布施酒。五、布施教人偷騙搶拐、淫人妻女、雙修可以成「佛」之言語文字方法等。

二、《十誦律》卷48:「佛聽我畫柱塔上者善?佛言:除男女合像。餘者聽作」

略釋:佛陀允許我在寺廟裏的柱子上作畫好嗎?佛說:除了不允許畫男女交合雙身法之像,其餘畫什麼都允許。

三、《四分律行事鈔簡正記》卷16:「房舍法中。不得作男女合像。」

略釋:出家人居住的房舍裏,不得有製作男女交合的畫像及雕像。


從上述幾點證據顯示佛陀制戒不允許繪製男女交合像,亦不許在佛教寺廟裡擺放男女交合像,但是曾經接解過西藏宗教藝術課程的師生,哪一個人不曾看過西藏藝術的男女交合像?甚至曾經到過西藏或不丹旅遊的人,都看過藏傳佛教或金剛乘的寺廟裡以及歐美譚崔瑜珈的授課場所,的確都有供奉著男女交合的畫像或雕像,以及男女生殖器官形狀的雕像,以提供信徒們參觀膜拜。如此,更加證明藏傳佛教、西藏密宗、喇嘛教、譚崔瑜珈、金剛乘...等這些以男女雙修為其宗旨的信仰,不是釋迦牟尼佛所傳之正統佛法,但因為彼等滲透依附在佛門之中,騙財騙色有數百年之久,元、清二朝深受西藏宗教喇嘛之所害,如今正統佛教人士將其稱為「附佛外道」。因此,我們尋找中國歷史的軌跡,不難發現藏傳佛教、喇嘛教在古時候的確是以「男女雙修」在中國地區姦淫擄掠;記載如下:

1.作家田雨在《盛世殘陽》之第七章“ 腐朽的短命王朝 ”中寫道「害人害國的喇嘛教」︰

「蒙古帝國暴政中最特殊的一項,就是吐蕃宗教國的僧侶,世人稱他們喇嘛、西僧、蕃僧。這些以慈悲為懷,普渡眾生的所謂「活佛」,卻是中國人的災難之一。」

「……喇嘛所過之處,隨從如雲,強住漢民住宅,把男子逐走,留下婦女陪宿。....」

「元朝帝王,或者說整個蒙古貴族,對喇嘛教的情有獨鐘,並非是因為他們可以利用喇嘛教,統治西藏地區,或者統治全體中國人,這只是其中之一;而另一個重要的原因,則是喇嘛教提倡的性開放,可以直接滿足蒙古貴族性荒淫的需要,.....」

「元順帝還選采女為十六天魔舞,詔西天僧為司徒,西蕃僧為大元國師,各選美女數十人供其淫毒。民間女子遭僧人奸淫者,巷哭裡嗟,不計其數。...........

西天僧又與西蕃僧迭相輪轉,出入禁中,夜宿宮闈,奸淫年輕美麗的公主和嬪妃。雖有女子畏縮難堪,這些僧人仍然淫媾不止。元順帝只知道習法為快,從不禁止。歷朝歷代,僧人淫亂天下、污穢朝廷者,沒有比元朝更嚴重的。凡境中大小女子,先以冊藉申報姓名,至出嫁之日,不論美惡必先迎至僧人府中,強行淫媾,取其元紅(註:奪其初夜),然後發歸夫家完婚。 .........」

《元史》卷四三《順帝紀》、卷二○五《哈麻傳》
帝乃詔以西天僧為司徒,西番僧為大元國師。其徒皆取良家女,或四人、或三人奉之,謂之供飬。於是,帝日從事於其法,廣取女婦,惟淫戲是樂,又選採女為十 六天魔舞。八郎者,帝諸弟,與所謂倚納者,皆在帝前,相與褻狎,甚至男女祼處,號所處室曰皆既兀該,華言事事無礙也。君臣宣淫,而群僧出入禁中,無所禁止,醜聲穢行,著聞於外。雖市井之人,亦惡聞之】
資料來源: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kc4580455/13168161

2.《滿清十三朝宮闈秘史》一書描述道:
【北京的雍和宮,以雍正帝皈依喇嘛教賜名,奉有歡喜佛。或婦人裸體與鰥魚交媾,或作惡鬼狀裸體屹立擁抱美婦人,或形似牛,其上有露出陽根之菩薩騎之,或婦人裸體自背割開,注以馬尾,如是狀;又有惡鬼手持凶器,閃閃有光,足下踏有裸體男女。是何等不可思議之佛像,屬喇嘛教,究其旨趣,淫、殺二字而已,然內廷供奉,喊聲不絕。】
資料來源: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kc4580455/13752288


再者,藏傳佛教、譚崔瑜珈之信仰中,所謂的藉由雙修到達「開悟境界」,或是雙身像中男代表「智慧」,女代表「方便」,說穿了不過是一種高明的騙術,用佛法的專有名詞去誘騙「沒有佛法常識」的人加入其中;而這些受騙上當的對象,不唯是佛教界、藝術界人士,也包括政商界的名流、教育界的大學教授、老師,受害者遍及社會各階層。是故,藝術創作者須在身心上去實踐西藏密宗的男女雙修,在雙修的過程中,實踐者本身就是的「觀念藝術」的具體呈現,也就是藝術的創作者與藝術品本身相互結合,如此思想行為,在藝術的角度來看,或許可以勉強謂之「觀念藝術」,但離開了藝術範疇,徒然只剩「淫亂」及「傷風敗俗」的字眼形容!

由是緣故,有不少的藝術家因此成為了西藏宗教「觀念藝術」的實踐者,在不知不覺成為了西藏密宗、譚崔瑜珈男女雙修的信徒或弘揚者;據新聞所知,台灣某藝術大學的講師-簡上淇公開弘揚譚崔瑜珈(集體輪座雜交),以及就是其中一個真實案例(詳見附件一)。再者,另一名曾任教於二所大學教授「西藏宗教藝術」的教授、講師,其是西藏紅教喇嘛-敦都仁波切,被某雜誌揭露以雙修法逼姦女信徒,受害多達十幾人(詳見附件二)。至於宗教界以男女雙修騙財騙色、性侵案件更是不勝枚舉,罄竹難書!然而這些宗教性侵案件,並非個案,亦非偶然,而是許多密宗雙修受害者之冰山一角,因為密宗邪淫的本質,其結果必然此如!更多證據如下:
文章分類: 【淫人妻女之活佛喇嘛(藏傳佛教)性侵害事件秘密大公開】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kc4580455&category_id=13074623

再者,以男女雙修作為藝術工作者,必然會在其他正統藝術家眼中視為藝術界的敗類(或稱文化敗類),將藝文界一貫崇高的品格水準往下拉,因為古今中外享譽盛名的大藝術家,從來沒有一位大師是以游走在法律及道德的邊緣,而能取得其藝術之偉大成就。反而藝術家本身的人品崇高,往往是能成就其曠世鉅作的諸多條件因素之一,缺一不可也。所以,有少數藝術家,不知道西藏宗教、譚崔瑜珈背後所隠藏的陷阱,為了要更深入研究西藏宗教藝品裡所隠藏的內涵時,不知不覺的落入邪淫男女雙修的陷阱中,當這些觀念藝術工作者被西藏宗教「洗腦」後,成為了藝術界的等而下之,竟以「為藝術犧牲」的藉口,游走在道德與法律的邊緣,甚至棄道德法律如弊履,在藝術界裡高唱「男女雙修」之論調,吸引不知情的新進藝術學生加入。

復次,若謂透過淫人妻女的方式,美化男女雙修的邪淫行為而可稱之藝術者,並以藝術創作之自由,而可以將其受到法律之保障,那試問:「暴力美學」(以實際的各種奇怪的暴力手段而傷害人者)是否也可謂之「觀念藝術」,而受到法律之保障?如果這些以淫亂及暴力為本質的思想行為,可以成為觀念藝術之作品而讓人欣賞者,那藝術的本質必然失去了其藝術價值!一切正統的藝術家們,應該站出來悍衛藝術工作者一貫的超然品德,以免有不肖之徒假藉宗教藝術之名,在藝術界騙財騙色、淫人妻女,最終還要讓全體藝術家蒙羞,背負不肖惡質藝術家的共業,大家一起買單!在此奉歡所有藝術家們勇敢地站出來,將這些打著西藏藝術之口號,而背地裡卻是以「男女雙修」在淫人妻女的譚崔瑜伽、藏傳佛教的敗類趕出藝術界。

最後,奉勸一切追求觀念藝術之教育者及藝術工作者,應該在接觸西藏宗教藝術的課程中,皆不應盲從迷信或過於深入,以免誤入歧途,以避免受到西藏宗教藝術背後所要傳遞的鬼神、淫亂思想毒害而自誤誤他,終將後悔莫及也。

作者老衲 為西藏宗教文化研究者(2012-01-07)

(本文開放版權,歡迎流通,未經許可不許更改文字內容!)

-------------
附件一:
(藏傳佛教、喇嘛教)譚崔密宗的授課現場呻吟聲不斷! 20男女集體交合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kc4580455/13808253

附件二:
藏傳佛教寧瑪巴--敦都仁波切以男女雙修性侵女子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kc4580455/13596571

0 回應留言:

張貼留言

親愛的朋友:歡迎留下足跡。非Google帳號留言,請選擇:「發表留言的身分」→「名稱/網址」→「張貼留言」。